胡思乱想胡言乱语胡说八道胡吃海塞的短腿生鱼片

此号不会再更新,取关随意,祝喜乐安康。

—— 晚安!

我其实是准备睡觉了,耳机里在放情歌,也不知道听到哪忽然就好想问问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我自己是从没像模像样喜欢过谁的,所以到现在也并不很能理解这种心情。

不过这种问题意义不大,我每次想到类似的问题,最后就一定会想起大概三四年之前一个周末下午,我问起我们家小黄她二十年之前和我爸第一次见面时是什么感觉时她的回答。


老谁我是知道的,他老人家当年元旦晚会一见钟情了在台上当主持的我妈,是个当场放话“这姑娘我看上了哥儿几个谁也不许跟我抢”的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土匪头子下山抢压寨夫人呢,最后居然也抱得美人归了!每次他把这点事翻出来讲给我听,我妈就在旁边笑,从来也没说过她见到我爸的时候什么感情过。...

—— 翻到一个宝贝!

创作水平自我检测问卷

@南溟有舟,原问卷地址:http://focloud.lofter.com/post/1d9a50f7_1113ef06

……真是一写问卷才发现,我原来已经写了这么多了吗。答题范围是近半年,主要是因为别的都在电脑上,我又懒得上lof翻归档(而且太烂)。


【创作】

1.最流畅,最有灵感的一段:

有一天我向他提起叶修,他没有说话。

他们已经分开很久了。 叶修在一个冬天离开,再也没有回来。他一言不发的消失,像是人间蒸发,也像是从来没有来过。

但家里到处都是他曾经和我们共同生活过的痕迹。

哥哥急疯了,我很多年没有见他露出那样的神色。我们从网吧开始找,找到我们不...

—— 置顶:

本号基本弃用,如果上线,那可能不是吐黑泥,就是吹亲友,或者有朝一日我出息了没鸽还出本,来打个广告。
两个小号:
@_泊风_ 放点恋爱相关同人文,主要是全职,mdx重写,在这个号。
@鹿影. 刑侦悬疑灵异相关,正剧,也谈恋爱,就是题材可能有点吓人,怕小姑娘们看了不舒服,就单弄一个号。

万千感恩❤

提前祝我们玖玖生日快乐。要她前路都光明,万事都顺遂。

超爱你的!

我萌生退意其实已经很久了。原本以为至少会支撑过早春,让这个号陪我走过完整的十七岁,后来其实也想明白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要离开就是要离开了,其实并不需要一个什么特殊的时间。就算人还没走,心已经不在了。没有必要。

我做下这个决定并非突然,只是被很突然的提前到了今天而已。

其实很容易看出,从五月份之后到现在,大半年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太多的产出。坑虽然挖了很多个,每个都是草草的写两笔,又放下了。

我没有办法。我头脑里装满了我想写的故事,但是很难去将他们完全的写出来。我不知道怎么下笔,每个字都觉得不满意,闭上眼睛,又觉得头顶悬空一只眼睛,视线越过我的肩膀,时时刻刻都在觊觎我的作品。

这当然是...

给苏哥哥生日买的星星有gift package,周一的时候就已经船运到我这里了,不过一直没想起来放照片。

虽然我照相技术很烂,但package实物还是很好看的嘛!

Krupp, Edward C.曾在1999年2月的Sky&Telescope中提到一个有关猎户座星云的神话,神话中将星云写成:“天空周围的熊熊炉火。”我从维基百科偶然看见,总觉得“熊熊炉火”四个字形容苏沐秋再合适不过。他在我眼里是个极其热烈又浪漫的存在,骨子里扎根着苦难磨不尽的温柔,皮囊下灵魂炽热又滚烫。他值得我用我匮乏语言所能述说的所有美好去形容,说他是我的白月光和朱砂痣,是无数深夜里透过我窗户而来的闪烁星光,我觉得一点也不为过。

不过我往日只是想想,万万没想过有一天他真的也可以是我床头星光。

10.6和很多同担小姐姐一起以伞修橙的名义为苏沐秋,苏沐橙,和叶修三人分别在各自星座...

—— 【伞修】迷迭香28

*再不写必定要因为找不到感觉坑掉,心里很有b数,只好更新。另外就是绝对不要太把迷迭香的背景太当回事,和我较真历史我会羞愤欲绝的,我哪点知识全靠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看来的百科。我只初二学过一个学期的中国近代史,还没好好听。(文盲式沉痛)

28.

那只白猫偶尔会越过院墙而来。苏沐秋对那只猫没什么感觉,叶修倒是顶喜欢的,可惜他不常能碰上,他忙得很,每天跨过苏沐秋那个小破院子的门槛时都披星戴月,从他肩上摘下的大衣拎在手里一抖,能抖下一地的夜深露重。

老旧的院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叶修的动作已经放的很轻了,但这声音在夜深人静时仍显得尤其刺耳。院子里没点灯,让叶修难得感到意外。他其实很习惯这种住处冰冷寂...

—— 【伞修】迷迭香27

27.
苏沐秋难得主动邀约,叶修自然给足了面子,一口答应下来。
出门的时候刚好是正午,比苏沐秋清早离开的时候暖和很多。但春日太阳不算太热烈,穿过云层和他们身边出墙绽放的桃花枝落在身上,温煦的恰到好处。
他们少有这种并肩而行的时候,苏沐秋走在外侧,总忍不住用余光去扫叶修。叶修和他差不多高,脱了军靴甚至还要矮上一点,从苏沐秋的角度看,恰巧能看见他额头碎发微遮着的眉眼尾部,睫毛纤长,又没有深刻弧度,勾勒得他细长眼角更加清晰。
他向下看的时候眼睛微垂一些,那线条看起来几乎是锋利的。
不过叶修穿着苏沐秋的长袍,总归没有他穿着正装的时候看起来那样浑身带着一针见血的锐气,放松下来和苏沐秋讲话的时候甚至有些懒洋洋的,恐...

—— 【伞修】迷迭香26

*一腔爱与执,何惧他人知。

——《择日疯》

*欧凯,既然你们都说要看迷迭香,那就写迷迭香。这一章挺重要的,但我卡的厉害,写的也不尽人意,有问题评论提就好,非常感谢。


叶修靠着厨房的门框有一下没一下的摸那只白猫,眼神却像是长在苏沐秋身上的,无论如何也不离开。他盯着苏沐秋通红的耳尖,忍不住的在心里发笑,好像逗弄苏沐秋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似的——但叶少校确实被这种无聊的趣味取悦了。

苏沐秋也不是象牙塔里长大的,打小在下九流的大染缸里泡着,其实算是个老油条。但他现在被心上人用这样专注的眼神看着,竟然也像个毛头小子似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向头顶涌去。他浑身不自在,连手脚都...

返回顶部
©胡思乱想胡言乱语胡说八道胡吃海塞的短腿生鱼片 | Powered by LOFTER